偏遠的小寺廟裡,有這麼一個故事。

在接待完我前面的造訪者後,老爺爺就把窗戶嚴實的關上,甚至上了鎖。
兩位造訪者與我六目相望,同時笑了出來。他們倆憋著笑意敲了敲窗戶,道「那個,您還有客人喔」

過了一會兒,老爺爺才回歸。

寫的過程中,我試圖詢問可否拍張照。
由於對自己的日語沒什麼信心,所以聲音小了點。
老爺爺聽不到,就對著自己正在打電話的老伴鬧小脾氣「給我去那邊打啦,吵死啦」。
這樣老夫老妻的小拌嘴,在我眼裡盡是可愛。

在寫完我的朱印後,只見面前反射出了自己的影子,因他又將窗戶緊緊關上。

偏遠的小寺廟裡,有這麼一個故事。

JANUARY 1, 2017

 飛驒國分寺的寫朱印的老爺爺

飛驒國分寺的寫朱印的老爺爺